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2008骞?鏈堣涔︽姤鍛?/a>  

2008-08-21 23:42: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8月读书报告

任孟山

今晚本来预订的是要写专栏的,但实在没有兴趣,而且还可以延宕两天,索性把自己最近看的东西稍加梳理。

 

8月的北京是个前所未有的北京:无论是街上骤然减少的车辆(虽不见拥堵减少),还是很多单位平时敞开的大门突然虚掩,抑或各个学校门口多了与保安一起守门的志愿者,加上无论你有多么不渴但在公交车站或者地铁都要喝上一口的不适应……都是因为“ONE WORLD,ONE DREAM”。既然处处不便,索性躲在屋里与书为伴,但没有障碍的另一条路上寻求心灵的愉悦。

 

虽然博士论文题目已经开过,虽然自己的读书计划也主要围绕着论文题目展开,但还是改不了读闲书(与专业或者论文无关的书)的习惯,也抵不过它们的诱惑。8月份以来还是翻了甚至是细读了一些闲书,有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不便在此列出书名,共有五本:一本回忆录,一本思想史,一本当代史,一本专业书,一本倒是可以列出的《中华民国政治体系》。虽说此前此类书籍也有读过,但还是不胜感慨,唏嘘不已。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世界,与书中所述不说是具有直接勾连,却是不可省略。而此后看起朱维铮的《重读近代史》的三十余篇文章和唐德刚的《袁氏当国》,就更加剧了这种感觉。

 

这些书对我都有触动(前述五本不提),而朱维铮的文章却是我有些震撼。虽然此前看过袁伟时先生与张鸣先生的部分著作与文章,对于此前于课本中学过的错误知识有所察觉,但这次朱维铮先生的文章却使我有些不寒而栗,因为那曾有的些许所谓历史认知竟然几乎全是错的!在感叹人类竟有这样的组织和个人如果玩弄历史与人民的同时,也不觉更彻底地否定自己拥有的所谓知识,试想,如若你完全颠覆自己已经拥有的认知,将要耗费多大的精力!想想自己而立之年都已过两载,后半生恐怕都要用来做这项工作了。但在这细细的阅读中,却也使我立下了这个决心,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确如是。近几年来,我对历史的兴趣越来越大,以至于有时候想做什么鸟博士论文,都不应该上博士,应该将这些时间用来读自己想读的书。

 

唐德刚先生的《晚清七十年》(全五册)、《李宗仁回忆录》(上、下)曾有领教,故早深知“著史当如唐德刚”不是虚言。唐先生的这本书中所述有很多让人忍俊不禁的地方,而他所发感慨及论史更有很多让人深思之处。唐先生的书不枯燥,历史感强,待我闲暇有时,定将他的书一并读完,如有机会,当然是台版的最好。

 

除却上述,便基本上是有关专业的了。

 

《社会的信息化》(法:Simon Nora/Alain Mine),按照中国古代的说法,这是一本策论,是用来向上司提供信息和相关政策建议的,反应的是1970年代后期法国高层对社会信息化的认识,试图回答并评价计算机广泛使用和社会日益信息化,将会使整个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法国政府应该采取哪些对策?(尤其面对美国信息技术压力的情况下)其实,这是一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解决的问题,也是一个到现在为止除了美国之外(甚至包括美国,一方面它要面对国内,另一方面它要面对信息技术的后来强者)都在面临的问题。这也是我试图在传播全球化这个题目做点文章的原因之一。

 

《传播学简史》(法:Armand Matterlart/Michele Matterlart),阿芒·马特拉确实是个牛人,此前读过他的《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思想与战略的历史》和《传播的全球化》,折服于他的学术视野和提炼精度。这本书不是什么学术发展编年史,而是依据传播学发展的断面或者说拼图模式来叙述的,涉猎学科众多,涵盖内容极为丰富,你不得不惊讶于一个人竟然可以对如此之多的学科进行精确把握。读这本书,让我再一次确认每个学科的发展的横向关联需要被高度重视。

 

《传媒的四种理论》(美:Fred S. Siebert/Theodore Peterson/Wilber Schramm),这本书原被译作《报刊的四种理论》,我曾经大略看过,但不是很仔细,所以这次也算不上重读。此书距今已有52年之久,但我认为仍不失其中的某些解释力。更重要的是,这次的译者纠正了原来的不少错误,为读者可以更清楚判断提供了良好基础。因为此书的内容我基本熟悉,所以没有太多感觉,最有感觉甚至是感触的是由展江老师领衔的译者序言,极见考证功底和译功。虽说与展江老师非常熟悉,他是我硕士论文答辩时的答辩委员会主席,且在他的命令之下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讲了一个学期的《新闻评论》课程,但读展老师的书基本上都是译作以及偶在报端的评论文章,这是第一次如此认真地阅读展老师之作,很是佩服,做学问当如是,不可人云亦云,尤其是自西学而来的东西,要有查证原文的意识和能力。

 

还有两本没有读完,一本是Media and Sovereignty,一本是The Crisis of Democracy。因为没有展江老师那么深厚的英文功底,所以有些地方云里雾里,等差不多读懂后,再行细述。

 

有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呵呵,这是古人督促或诱惑人读书的,我还没全发现,但乐趣却是有的,而且这东西像吸烟(因为我吸毒没干过,只吸烟,哈),不好戒,且烟瘾越来越大。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