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华夏书评123书评:解读中国股市,…  

2009-11-16 21:25:00|  分类: 《华夏时报》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中国股市,需要信仰支撑
--读《金口直断--水皮谈股市规律》
徐立凡
    不管是否情愿,在过去的两年,我们赶上了一个大时代。人们说,国际金融危机80年不遇、百年不遇,实际上,鉴于世界经济分工和合作体系的巨大变迁,鉴于全球货币定价权、物理资产定价权在二战结束后向美国一家易手,鉴于新自由主义在全球传教式的散播及突然衰落等等一系列背景,国际金融危机无论在危机性质、杀伤力、思想冲击、潜在机会、可能的走向诸方面,都与过去的历次危机完全不同。它是一次全新危机,是人们一边抵抗一边思索、试图厘清的重大历史事件。由于我们还在这场巨大的冲击波中,所以迄今为止,还无法全方位地、镇静客观地鸟瞰全貌,不能从方方面面加以总结,把它做成一面镜子——或许很长时间都不能。
     对于中国股市来说,这场巨大危机的到来造成的影响一度是几乎致命的。当股市从6124的狂欢如瀑布般崩落时,市场信心的崩溃速度超过危机的始作俑者美国,甚至延伸到政策层面。普通甚至不普通的投资者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宏观经济面远远好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中国,要背负这样惨重的枷锁?从股市政策到宏观调控政策,要怎么应对这场危机,才能挽回信心。——其时,温总理在一切可能的场合,不断地重申着一句话:“信心比黄金和货币更重要。”其时,所有市场人士和观察家的一个共同疑问是:中国经济的黄金和货币在哪里?中国股市的黄金和货币在哪里?危机的严苛拷问之下,还有另一个本该早就回答了的问题:中国股市的内在规律和核心价值要素到底是什么?
     这也是《金口直断--水皮谈股市规律》要回答的。这本书的写作时间,与国际金融危机基本重叠。如果从2007年2月美国新世纪公司突然倒闭算起,实际上,它纪录了水皮对于金融危机潮水冲刷下的中国股市的所有重大事件和重要思考。历史正在发生,我们都活在历史之中,纪录和思考,就是对于一个大时代的应持立场。而且在这个大时代所发生的种种,反过来又为丰富作为中国资深财经评论家的水皮的思想提供了生动的佐料。
     金融危机的一个衍生现象是,由于没有人经历过如此大的市场激荡,许多市场观察家们突然变成了战略家,倾心于战略层面的论断而不再对“看不懂”的市场表态。这当然是一种好的策略。水皮从未打算这样做,一如《水皮杂谈》的固有风格,在这本饱含了金融危机背景的思维新作当中,仍然处处直面市场。全书六分之五的篇幅,观察的是市场表现,剖析的是市场实质。人性的一个倾向在于,都爱听好听的,爱听给以希望的。因之,牛市中解读市场,人气昂扬人声鼎沸,什么话都听得进。熊市中门前冷落怨声四起时解读市场,就有相当的风险。持之以恒地对市场苦口婆心大声疾呼,不仅仅需要勇气。
    这一点在全书六章的布局显露得很清楚。第一章是对股市规律的总结,第二章是对2007牛市尾巴梳理,其中,《中石油是馅饼还是陷阱》尤其可以为投资者们提供最后疯狂时期的思维帮助。--这种帮助在中石油上市当天让许多人受惠。之后,从第三章“投资是一种信仰”、第四章“我们需要一个和谐的股市”和第五章“救市的出路”两部分,水皮用了全书一半的篇幅,在思索救市之道。这既是献策谏言,也反映了广大投资者的心声。半壁江山谈救市,反映出水皮财经评论的一些特点:它是建设性的,而不是渲泄性的;它是理性的,而不是情绪的;它是负责任的,而不是赌博式的。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水皮是死多头”。通观《金口直断--水皮谈股市规律》,我们对于水皮的“多头”形象会立体起来--这是怎样的多头?“谁让证监会陷于被动”?、“谁对市场的稳定负责任?”、“政府干预股市应遵循四项基本原则”、“改革才是救市的出路”、“救市的根本在二次股改”……一系列的文章标题背后表明的是忧患意识。中国的前途需要健康的股市,中国的发展理应有一个健康的股市。水皮是这样一个“多头”:他不是价格多头,而是价值多头。他希望中国的发展趋势在股市中得到应有体现,中国的发展价值得以被尊重,中国投资者的切身利益保护能够强化。他不希望这一切被那些明规则或潜规则所掩藏、削弱、抹杀。因此,他关注中国股市价值中枢在哪里,关注代表性公司上市的影响,关注股市的责权利归属。
    水皮说,他这个多头“反映的是乐观的生活态度。”这种乐观态度,也可说是一种信仰。说到底,信仰这个国家的明天和股市的明天,信仰价值。中国股市,太多功利性表演,最终人们会发现,解读中国股市,需要信仰支撑。
     就个人而言,第六章“宏观洞察”是我以为很有况味的。由于工作关系,我在多次参与关于宏观形势的讨论中,水皮显示出的洞察力并未在这一章节完整体现。金融危机发作时,他是最早将思维引向意识形态的财经专家之一。莫衷一是之时,他敏锐地察觉到了甚嚣尘上的新自由主义宣告完结,各主要经济体必须重拾罗斯福式的新政——这在日后的华盛顿和伦敦G20峰会、在中国的四万亿计划中得到了多次印证。2008年6月、10月、今年的两会、四中全会,每一次政策拐点的到来,水皮都以极大的精力进行了研究,并且较早地得出了结论。这些在其书中的市场篇章中有零碎体现,但是,这个研究过程本身就极具价值。
     这只能期待水皮先生的下一本书了。就 《金口直断--水皮谈股市规律》这本书而言,水皮提供给我们风云激荡之时的市场思考成果和生动的市场事例,除此之外,我们看到了一种乐观--或者说信仰。
中国市场,需要更多的这种信仰。


《金口直断--水皮谈股市规律》,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出版社,2009年10月第1版,36元。

 

沃尔芬森有点像白求恩
——读《世界银行家》

文/官建益

和世界银行打交道起于2001年,那时侯世界银行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在成都设立了中小企业项目中心,驻扎成都的全国性财经媒体的老记们都拿出足够的时间来了解这个组织。2002年,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亲临成都为该中心启动一个扶持中小企业的项目,这在成都这个西部城市是一件大事。年届68岁的沃尔芬森并没有老态龙钟,其亲善和蔼的姿态倒很符合他的年龄,并不像一些资料中介绍的那样脾气火爆。我也觉得世界银行的下属组织并不太像银行,这个组织的成都行政长官也很是成都化,喜欢成都的火锅还有茶馆,好像还把夫人孩子接到了成都,离任的时候还很是不舍,这个组织支持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私人企业,有成功的但也有不太成功的。离开成都有些年头了,也不知现在这个组织在成都的情形如何。

很多年以后,当我手拿外国财经媒体同行塞巴斯蒂?马拉比著述的《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的传记时,我才发现我原来了解的世行成都风格是有渊源的,原来是沃式风格已经传播到了驻扎中国的世界银行下属。虽然书中对世行的中国业务鲜有叙述,但是中国的贷款总额却是世行业务中最多的,而中国对于消除全球贫困统计数据做出的重大贡献,解除了世界银行在完成此项根本任务上的尴尬。显然,那个时代派驻中国的首席代表,按照中国的说法应该是沃尔芬森的铁杆,打上芬式烙印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对于世行的业务,我在过去的采访中确实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就像我在本书中看到的沃尔芬森一样,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刻记忆不是银行家,而是一位社会活动家成为一位国际亲善大使的传奇。当沃氏用15年的时间终于要达成世行行长心愿的时候,作者用沃氏的话来形容:“你靠钓线来感觉鱼,感到它的力气开始消退的那一刻,然后——啪的一声!——拉线……把鱼拽上来”。在1995年3月,沃式就像钓鱼一样向白宫发出了最后通牒。我们不能不叹服这位社会活动家、企业家、银行家的胆识,但同时也对这种西方式的政客行为多少有一种本能的反感。反感的还不仅是我们这种生存在不同意识形态背景下的人们,美国财政界的鲁宾、皮尔西以及萨默斯,都对沃氏不感冒,但是和沃氏具有同样感召力和火爆脾气的克林顿总统帮了忙,加上沃氏巨大的活动能量,使原来很多反对他的人逐步成为他的支持者,沃式终于在1995年出任世行行长。

他接下来的举动不能不让你改变了很多此前的看法。这位新的世行行长,开始展示的他的个人魅力,他把他的第一次出行选择在了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的马里,沃氏夫妇“穿过泥泞的街道……去看村里的产房……”,留下了一个以其夫人名字命名的诊所,而全部费用则是沃尔芬森个人的基金会捐赠的。要知道沃氏在世行的年薪不过是18万美元,估计还不够建这个诊所的,这有点像援助中国的白求恩了。而在非洲的第二站,尽管主人用奢侈的宴会招待他,但是他却“满面阴霾,一触即发”,因为这个国家没有把1亿美元的贷款用到投资建学校或者买课本上,而是挪用填补其庞大的财政窟窿了。在非洲两个国家的不同表现,对比是这样鲜明,这个前面看起来很世故的政客在我们面前显得可爱起来。而在乌干达首都郊区的一个贫民窟,他“大步走过一个在污水池上临时搭建的木桥,根本没注意到万一脚下一滑”可能带来的个人灾难;与一个私人小诊所的护士紧紧拥抱,则上了这个国家报纸的封面。

无论如何,沃氏向全世界展示了他的个人魅力,也让对世界银行心存不满的人改变了部分看法。世界银行本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银行,它更应该是一个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社会组织。而沃氏的诸多前任领导,却无法展示这个由罗斯福和他的二战盟友们创立机构的本意。沃氏的这种转变在世行内部刮起了一阵改革旋风,虽然阻力很大,但仍然卓有成效,我们在中国接触的世行首代也许就是这场改革的积极参与者,他带给我们更多的是这个组织在沃氏时代所倡导的风格。或许有一种粉饰的嫌疑,但比起官僚的银行机构或者其他国际援助组织,我们更喜欢这样的形象。

而在沃氏的支持者克林顿总统离任后,共和党人的保守风格重新成为这个国家的主旋律,新任财长奥尼尔对沃氏的反感极其强烈,让沃氏的热脸碰到的却是奥尼尔的冷屁股。这一次,无论是充满友情的家宴邀请,还是沃氏高超的大提琴表演,都无法改变沃氏的命运,奥尼尔已经不打算了解沃氏的主张了。本书没有再过多讲述沃氏离任的情况,不过能在世行行长的位置上坐满10年,已经是很不错了,而且还做出了如此巨大的改革。换言之,世行这个组织,和白宫的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这也再次告诉人们,世行解决全球贫困的行动也是建立在白宫意志上的一部机器而已。

《世界银行家——世界银行行长沃尔芬森传》,世界知识出版社,4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