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旧问题求新解,新问题待求解  

2009-11-28 20:48:23|  分类: 《华夏时报》社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旧问题求新解,新问题待求解

任孟山

2009年11月26日写就

 

无论媒体上闪现的提前或延后的消息是否确切,都体现了整个社会与舆论对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极大关注。在中国的经济政治的体制架构中,这个会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新华社的消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杨伟民14日透露说,目前中国政府已开始启动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研究编制工作。所以,从时间跨度上讲,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仅是对明年整体经济工作的部署,还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看到“十二五”期间的经济规划端倪。

 

就当下经济生活发生的问题而言,虽然公众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翘首以待,但很多问题其实是大家都可以预测到的。总体而言,无非是旧问题求新解或者说继续求解,新问题待求解或者说如何求解。旧问题是“调结构、扩内需”,新问题大概是“防通胀”。旧问题中包括新情况,新问题中包括旧情况。

 

先说旧问题。在历经金融危机初期的惶恐气氛之后,很快就有论者指出这次危机可能蕴含着调结构的机遇,理由是有可能在内外压力下迫使经济结构进行调整,从而解决这个看起来老是不见明显成效的顽疾。但从现代的情况来看,这个预期应该说没有完全达到。一方面,为应对危机出台的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及其细则,对保增长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但这个增长主要是投资拉动的贡献,不是经济结构调整的贡献。所以,另一方面是,借着“振兴”的东风,不仅是压抑已久的部分项目获得通过,而且部分论证不足的项目也匆忙上马了。造成的后果是,不仅造成了一些传统产业中本来就存在的产能过剩因此加剧,如粗钢产能过剩眼下已经有上亿吨之多,而且像多晶硅、风电设备等新能源产业也出现了过剩问题。这显然是必须考虑的问题。对调结构这个旧问题出台何种新政策,是值得期待的一个决策。

 

况且,从当下的国际环境来看,风起云涌的贸易战对这个问题造成了新的压力。就目前的统计数据来看,世界上56个国家和地区采取的99项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都包括损害中国商业利益的内容;134项等待或可能实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有77项将涉及中国利益。这在某种程序上意味着中国的某些产业遇到了全球产能过剩的问题,也意味着中国在这些产业中的结构调整因全球贸易战而必须提速。因为,结构调整不仅事关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在一定意义上也关系到中国对外贸易的良性发展。当然,其他国家和地区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不是我们的错,但我们需要在竭力保护自身利益的同时反观自身存在的问题。

 

此外,这个旧问题中出现的“低碳”新要求也是需要特别注意的。继今年9月胡锦涛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时宣布的中方应对气候变化的重大举措之后,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到2020年中国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并提出相应的政策措施和行动。决定到2020年全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十二五”及其后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并制定相应的国内统计、监测、考核办法加以落实。虽然这是对将要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的前期呼应和准备,但对中国的整个经济结构调整而言,则是个中长期压力和动力,而发达国家呼之欲出的碳关税,则是近在眼前的压力。

 

扩内需更是一个旧问题。有识之士早就在金融危机之前,对中国经济发展中相对于投资和出口的消费短板提出了警告。国家也早有警觉和部署。由于全球金融危机下的对外贸易量急剧下降,这个问题显得更加突出。从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来看,“保八”已经没什么悬念,但是促动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者是投资。2003年以来,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从来没有一年低于24%,有些年甚至达到了30%,今年前三季度更是达到了33.4%,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6.4个百分点。从一般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关系来看,超过一定的临界点后,投资需求会抑制消费需求。而我们的“投资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并没有改变,甚至有加剧之势,这是必须调整的问题。目前,我国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仍比世界平均水平低近10个百分点。

 

由于转型中国的复杂性,就经济谈经济的偏颇性显而易见,我们的内需之所以步伐缓慢,与当下社会的整体形势具有密切联系。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发展的十大措施不可谓不强大,但效果与愿景总是有距离。其中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人们手中没有钱,二是人们手中有钱不敢花。前者是经济收入及其结构问题,后者是社会保障及其结构问题。前者解决不了,人们就不能消费;后者解决不了,人们就不敢消费。从已有的社会学研究成果来看,低收入者面临的是分配问题,主要是没有能力消费;具有强大消费潜力的城市中产阶层,主要是不敢消费。其中的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总结到最后社会保障有后顾之忧。这里的社会保障是个广义概念,一方面是像就医、养老等传统保障项目,另一方面是像孩子的教育、自己的住房等新社会背景下的社会保障项目。所以,扩内需的道路依然漫长。

 

说完了旧问题,我们看新问题。“防通胀”之所以成为新问题,是因为它目前在很大程度上还只是个预期,而这个预期主要来自于“天量信贷”。因此,人们关注这个问题的焦点,主要在于“货币政策的退出时间点”。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前三季度货币供应量增速达到29.31%,增幅比上年末高11.49个百分点;新增贷款总额共计8.67万亿元,同比多增5.19万亿元,天量信贷前所未有。与此同时,急剧飙升的房价似乎让人们看到了资产泡沫转向商品通胀的征兆。不过,从经济发展和政策延续的连续性来看,由于此前的大转弯教训,急刹车的可能性不存在,但肯定会有所调整。

 

如果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太大变化,那么要解决的问题其实是老情况。即,一方面是如何保证天量信贷流向了实体经济,另一方面是如何调整重大轻小、重国企轻民企的信贷结构。这两个问题的重要性已经不需要赘言,前者对经济发展的危害性和后者的潜在危害性,都不可小瞧。特别是后者与充分就业具有高度相关性,中小企业对就业的巨大贡献有目共睹,没有中小企业的充分发展,就业难题就无法得到有效解决。而结合当下“国进民退”的经济时局讨论,后者甚至会影响民众对某些方向性的理解。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是说的感情生活,其实,经济生活与此理相通,即所有的问题都其来有自,当下的状态是历史的延续。无论是新旧问题,还是其中的新旧情况,消除不掉内含的顽疾,就无法让问题获得有效解决。“调结构、扩内需、防通胀”,没有什么新鲜词汇,关键是有什么新鲜招数、新鲜理念给这些词汇添上新鲜内容,以丰富中国的经济发展史,也丰富老百姓的经济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