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读书杂感:被信息与信息技术改变的世界与我们  

2008-05-12 20:39:2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杂感:被信息与信息技术改变的世界与我们

任孟山

 

好久没有如此齐整的时间来读书了,自五一前至今的持续阅读让我处于一种亢奋状态(因为还是有些事情打断我的思考)。半个月来,读了《网络社会的崛起》、《认同的力量》、《千年终结》、《信息改变了美国——驱动国家转型的力量》、《全球社会学》、《全球传播》。这几本书的阅读顺序并没有事前规划,前三本书是摆在我案头已久的信息时代三部曲:经济、社会与文化。因为它们被冠以“三部曲”,而且又是大名鼎鼎的曼纽尔•卡斯特(ManuelCastells)的书,总感觉有种阅读压力,一直认为应该有整块时间的时候进行仔细阅读。《信息改变了美国》是延续上述思路的技术寻找。《全球社会学》是我一直关注的东西。《全球传播》则是与我的论文关系较密。

 

 

《信息社会三部曲》:在网络社会中寻找世界与自我

 

关于卡斯特,国内学界甚至部分大众已经不再陌生,因为他的概念性的“网络社会”已被很多人所熟知,并且快速发展中的信息与信息技术让我们时刻惦记着这个概念。喀斯特总结说:“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建构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性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性地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的操作和结果。”网络社会是一种新的社会形态,它的特征在于社会形态胜于社会行动的优越性。

 

虽然卡斯特是一个社会学家,但是他的三部曲走的路线其实是一个政治经济学的取向,并且是一种全球视角。正因如此,我们才能看到在煌煌三卷本中,很多论据都是有关经济方面的图表。由于这几卷书已有论者作评,我觉得没有足够的学力有所超越,因此不想再行评议。我佩服卡斯特从事学术研究的毅力和把控大题目的能力,十几年磨一剑,对于在速成社会的学者来讲是一个考验。不过,在我看来这三部曲虽是杰出著作,但对于概念的界定由于其模糊性,有的时候让我稍感不满。当然,这不妨碍书的价值,信息技术革命对经济文化社会的发展与影响,是当前几乎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的结构性变迁。正如作者所言:“……技术、社会、经济、文化与政治之间的相互作用,重新塑造了我们的生活场景。”

 

最后我想说,在网络社会的概念之下,这三卷书几乎无所不包,制度与经济、全球化与国家、认同转移与身份重构、信息政治与民主危机、反全球化运动、父权社会的颠覆与妇女运动、网络企业与工作性质变迁……。两次被放逐的卡斯特用他丰富的跨国经历和渊博的学术功底,在一个足够宽广的角度审视了这个世界及其变迁。卡斯特其实不用刻意表明自己的学术与未来学的区别,因为他所分析的就是我们这个真实的世界。当然,必须说明的一点是,信息资本主义的黑洞,或者说网络社会的黑洞,是必须面向的,它存在于每一个社会之中。借用孙立平先生的概念:这是一个断裂的社会。而我们的残酷在于处于核心位置的精英群体却没有加以改变的历史使命而只是祈祷在自己的余生中天下太平。

 

 

《信息改变了美国》:只有信息技术不能改变美国

 

这本书是我在网上选书的时候碰巧看到了目录,它展现了美国自建国前后迄今为止的信息化进程与历史必然性。这部书的各章由不同领域的人撰写,有纯研究理论的学者,也有从事实务的专家。不过,虽然大家所写的内容处于不同的时期,但都是一种历史的视角,试图梳理出信息改变美国以及美国关注信息技术的逻辑链条。正如这本书的序言所说“简而言之,美国人已经为进入信息时代准备了300多年。信息时代并非于20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万维网的诞生才开始。”信息及其技术之所以能够成为美国的社会、经济与政治的关键基石并成为美国至今领骚于世界的基本依赖,与这个国家的成长历程、国民特性、政治制度、社会结构等因素是勾连在一起的。没有一个国家的崛起是偶然的,正如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偶然的(除了中彩票的,呵呵)。这样说不是我信奉决定论的东西,而是说现实世界的背后隐藏着的是历史逻辑。建设通邮系统和道路,以及《1792年邮政法》;注重专利权保护,以及电报、电话、留声机、电影和大公司;书籍、报纸、小册子、海报等扩散,以及版权法和言论自由制度……有关这些的技术史和企业史,在很大程度上隐喻着这个国度的活力和走向发达的过程与逻辑。

 

在此,我想罗列下两个内容。其一,被称为“权利法案”的美国联邦宪法修正案第一条——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其二,《1792年邮政法》的三个主要条款:不允许政府官员为监控国内颠覆活动而私自打开私人信件;允许报纸以极低的费用通过邮政系统进行递送;将指定新邮政路径的控制权从行政机构转移到国会。我抄录这两个内容是想说,单纯的技术不能改变社会,不能确保一个国家走向繁荣,没有人民的自由,技术给一个社会带来的并非确定无疑的福音。

 

 

 

《全球社会学》与《全球传播》:突破国家围场

 

我愿意引用译者前言中的一句长话作为开始:当中国社会正试图加速自己向现代化社会的艰难“转型”的时候,整个外部的发展环境已经不再简单地只是如何与其他民族国家发生关联的问题了,而且也包括着如何与越来越具有经济-政治-文化上的影响力的跨国力量活全球力量发生关联的问题。这本书写的不是中国,而且涉及中国不多。但是,译者的这句话却可以解释全球社会学诞生与发展的经验合法性。

 

不论是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来界定全球化还是从任何一个其他的时间点,跨越国界的全球性问题已经愈来愈多,以致想忽略这些因素的想法变得非常愚蠢。RobertO. Keohane and Helen V.Milner曾经主编过《国际化与国内政治》,想说明的是国际化对国内政治的影响,其实在当下这个世界,国际政治国内化与国内政治国际化是一体两面,而且,不仅是政治问题,社会、经济、文化等都在遵循这个逻辑。全球社会学是想从社会学的角度解释这个横贯世界的全球大变迁,而全球传播解释的是跨国信息传递的发展、动力与压力。

 

著名传播学者阿芒·马特拉指出:“民族国家之所以受到质疑,原因在于对解决存在的问题来说,它显得太大,而对大问题来说,其又显得无能为力。”全球性已经不再仅仅是一种思维,而是必须的行动。国家作为一个围场,已经在很多方面受到挑战。当然,这不是说国家即将消失,但是国家必须面对历史行进到今天的经验事实。时间与空间,都已改变,被压缩的程度决定了它们与国家逻辑之间的张力大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后发国家要面对的东西实际上比发达国家要多。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