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腐败形式高级化,制度该如何规避  

2008-09-13 06:25:27|  分类: 《华夏时报》社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规避立法式腐败要有制度安排

任孟山

 

近日,重庆规划系统爆发受贿窝案引发各界关注,犯案人员涉及原规划局长蒋勇、原规划局总规划师及副局长梁晓琦,原重庆沙坪坝区规划管理办公室主任、沙坪坝区规划分局局长、渝中区副区长王政,原重庆市规划局建筑管理处联络员、市规划局用地规划管理处处长、沙坪坝区人民政府副区长陈明等,这一干人等均与调高房地产容积率及改变用地性质有关。

 

容积率系指建筑区划内总建筑面积与总建设用地面积的比值,调高容积率意味着可以建设的面积增大。若容积率为2,1万平方米土地可建2万平方米建筑;若容积率为3,1万平方米土地可建3万平方米建筑。也就是说,调高容积率能够给房地产商带来的巨大利益,因为容积率越高,可供其销售的面积也就越多。有些人为此当然不惜投入,如上述涉案人员梁晓琦一人就涉嫌受贿1500余万元。

 

这则新闻让我想起刚刚令财经界和法律界惊诧不已的“郭京毅双规案”。据了解,作为商务部条法司巡视员,郭京毅自2006年以来一直是外资并购项目审批中的“中心人物”,并多次参与相关外资并购法规的起草与制订,如《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关于外商投资的公司审批登记管理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执行意见》等。有媒体透露,郭的受贿并不是特定外资并购项目,而是涉及有关外资并购的法律法规制定和司法解释。假若如此,将可能波及中国所有外资并购项目,此案也将成为新中国第一起在法律制定过程中官员受贿的案件。

 

从法律层面上讲,上述两个案件之间存在质的差别,重庆规划系统窝案是修改原有规定而腐败,郭京毅案涉及的是真正立法腐败。但是,从操作层面讲,两者存在相同之处,即都是通过修改规则从本源上进行腐败。一个是适用于本区域内,一个是适用于全国范围内,但两者都是规则式腐败或者叫做立法式腐败,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种腐败都是一种从根源上损害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腐败形式。这也让人想起了1980年代被称为投机倒把的行为,这种把戏中有很多就是通过跑批文搞到紧俏货,甚至是专门制订某个文件将其合法化。其实,与这种情况基本性质类似的现象仍然存在,只不过换了运作角色。比如,地方政府通过各种关系向相关主管机构要文件,只要专门文件制订并下发,地方政府就可启动相关建设进程。

 

凡此种种,说到底都是立法式腐败,因为他们掌握着规则制定权和解释权,可以让一些东西合法化,也可以让一些东西非法化,其中关涉的规则存废标准和尺度调整空间,只有规则制定者才明了其中的奥妙,也只有他们才能对规则进行修正。如此以来,权力寻租的空间也就是甚是宽阔。有知情者言,调整容积率是规划局最重要的权力之一,规划局官员可以充分利用这一权力为个人捞取好处。最恶劣的做法是,明明可以调高容积率(中央为节约土地,提倡高容积率),却故意在招标时压低,专等招标后开发商来找他们私下协商。这种行为的可信性和普遍性都可存疑,但重庆市规划系统窝案还是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佐证。

 

显然,面对上述种种立法式腐败,如若加以有效规避,必须落实到制度安排。其中至少要包括两方面重要内容,即程序完善和罚则建设。

 

程序完善是指要在规则制定程序上更加严格,要建设有效的监督机制,要有更多的渠道来让利益相关者表达诉求,并将较为集中的意见公开化。因为在利益分化较为明显的当下社会,需要让利益相关者公开博弈,从而让规则制定者公开博弈。否则,隐蔽博弈的游戏规则会产生权力寻租,或者损害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不当妥协。有论者表示可以借鉴美国的立法游说公开化和制度化的成果,不失为良策之一。

 

罚则建设是指要出台有针对性的惩罚措施。针对规划系统窝案,重庆市日前下发了《城乡规划管理违纪违法行为行政处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违反法定程序修改或擅自修改经批准的容积率等规划内容,情节严重者将予以撤职处分。但是,郭案就不同了。有法律界人士表示,此前中国从未发生过法律制定程序中的职务犯罪,按照现有法律无法定罪。也就是说,郭案即使定罪要使用的可能也是其他类的受贿法条。因此,针对立法式腐败出台补救性办法固然有必要,但对于相关事项需要更具前瞻性的罚则建设。

 

重庆规划系统窝案和郭京毅双规案,已经给规避立法式腐败敲响了警钟,需要在制度安排中解决,需要在法治框架下解决,压缩直至消灭权力寻租的可能空间,从而更有效地维护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对全国政府投资项目实施“终身负责制”,以避免每年近4000亿元规模的政府工程领域,出现“豆腐渣”并沦为“腐败滋生地”,不知是否也可作为他山之石?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