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工会代表与职工利益  

2010-03-07 10:17:00|  分类: 《中国卫生人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会代表与职工利益

任孟山

近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司局负责人就《劳动人事争议仲裁组织规则》进行了答记者问,其中专门说的一条:《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规定仲裁委员会由劳动行政部门代表、工会代表和企业方面代表组成。《组织规则》在这个仲裁委员会组成基本原则的指导下,结合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整合后的实际情况,对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组成进行了细化规定,即:仲裁委员会由干部主管部门代表(即组织部门代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等相关行政部门代表,军队及聘用单位文职人员工作主管部门代表,以及工会代表、用人单位代表等组成。这个规定虽然对仲裁委员会的具体组成单位进行了扩大,但仍然体现了仲裁委员会的三方原则。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想从一个普通就业者的角度对这个问题提个疑问。在仲裁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除了其他人员,还有工会代表和用人单位代表。从制度设计的角度讲,这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理论上工会代表代表职工利益,用人单位代表代表用人单位的利益,两者都是利益关联方,都应该有代表出席。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如果工会代表是用人单位的工会代表,那么就会存在一个问题,因为这个工会代表和用人单位代表处于一个单位,两者是否会合谋损害职工利益?

之所以提出这个疑问,是因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工会代表在用人单位中的非独立性明显,有些用人单位的工会代表本身就是该单位的领导组成人员,或者该单位的党团系统人员。即使是独立的工会代表,也和本单位的诸多领导以及用人单位代表非常熟悉,这种情况意味着两者是否会为了一名职工的利益撕破脸皮?特别是有些需要仲裁的案件是由于职工离职而引发的,两者对于一名即将离开或已经离开的职工是不是就更不会撕破脸皮了?尤其是中国虽然表面上,即物质层面上发展得有些现代化的模式了,但在人际关系中,我们很多时候还是没有褪去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所说的熟人社会模式。

而众所周知的是,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工会单位是无法代表职工利益的,他/她本身就受制于用人单位,其饭碗存在与否是由用人单位决定的,不是由职工决定的。“屁股决定脑袋”,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工会代表无法真正发挥作用,工会代表有时候不是代表职工利益而是代表单位利益。只是这些年来,由于中国企事业单位(尤其是企业单位)的数量急剧增加,劳资关系凸显,相关案件增多,整个社会对工会的作用有了更多关注。而且,职工个人的法律意识增强,要求自己的利益代表——工会代表更多地代表自己的利益。而且,相关的法律规定也在制度架构上,让工会代表具有更多的独立性。

因此,迄今为止,工会代表维护职工意识的已经明显增强。但是,其独立性仍然受到多方面制约,维护职工利益的实际功能也还是被很多人所质疑。我们不必对这个问题感到诧异,因为这是当前的现状,人们也正是基于这个现状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倾向。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在本文开头提出了一个疑问。不过,这个疑问虽然被提了出来,但是要求得解答估计很难,因为这是个大背景的问题,它的解决确实需要与时俱进,只能说,在具体的仲裁架构中,能够尽可能地考虑到这个因素,避免由于这个因素引发较大问题。

在转型中国的发展中,这会是个缓慢的发展过程。但是,发展的指向要以职工利益为基本目标。这不是说不顾用人单位的利益,只是因为无论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还是从中国自身的发展现状来看,在劳资关系中,在职工与用人单位中,后者都是处于强势地位,而一个社会的公平度关键是要看对弱者利益的维护高度。社会越发达,弱者的利益被维护的就越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中国经过三十年发展之后,开始更多地向个人权利倾斜,更多向弱势群体倾斜。一理通百理通,都是一个道理,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也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