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还在路上

http://renm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朱冰:阳光下的杨澜  

2011-05-05 20: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冰:阳光下的杨澜

    博主按:朱冰女士是我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同事与朋友,多年前我们在研究生时期曾一起编过三本书,没想到,她现在已经成了畅销书作家了,我所知道的著作至少包括《钟敬之传:一个时代的艺术记忆》、《凤凰秀:凤凰卫视十年节目回顾》、《口述凤凰(1996-2006) 》,等。真是佩服她极其充沛的精力和惊人的速度,据说她最近出版的《杨澜:一问一世界》在图书销售排行榜上居首,应她之约,将其采写中的此文置于我的博客,以为传播。 

 

                                                 

 

你看到过杨小姐生气吗?

 

在采访写作《一问一世界》的一年时间内,这是对面的采访对象常常问起我的一个标准问题。听到他们的这个提问,初始有些许的诧异:作为密切接触过杨澜的人物,他们到底在求证什么?

 

求证也许是采访者的一种工作方式,于我,却是不常采纳的路数,说实话,我喜欢更主观一些。与对面的杨澜每次交流与沟通,我似乎都在无意中屏蔽掉他人给予我的说辞,但越深入采访,我越来越对众人都感兴趣的这个问题起了兴趣。在杨澜和她的团队将《杨澜访谈录》做到十岁的当口,这个问题其实内藏了诸多大众的共同疑问:作为一名女性,辗转腾挪于传媒界和商界,无论输赢,无论进退,杨澜为什么总能以优雅温和的姿势保持着近乎完美的形象?

 

这个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回答,但我也许可以循着“一问一世界”的思路,通过一些碎片式的细节,来主观地描摹此“一问”背后的彼“一世界”。

 

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我将《杨澜访谈录》比喻作杨澜的一部作者电影,一档10岁的电视栏目其实承载了杨澜对世界的处置方式和价值观。希区柯克曾说,童年里他受到了这个世界太多的恐吓,所以他的人生乐趣在于用电影来恐吓这个世界,于是我们在希氏的镜头下看到的是阴谋、惊悚和悬疑。在一个越来越关注心理质量的年份,从童年说起,显然不是老套的长篇小说的叙事笔法,它意味着人文与科学交织一起的“个体成长论”。于是,我们看到:在《杨澜访谈录》的开首,或者是转场,一个“家庭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的问题常常成为杨澜的采访老招,但这个老招总是屡试不爽,它所制造的谈话片段总是能够成为《杨澜访谈录》的美妙桥段。

 

这个问题有什么神奇的功能吗?神奇不在问题本身,而在于它的提问者。这是所有与《杨澜访谈录》有过交集的人们给我的答案。曾经担任栏目总监的著名策划人周七月用“叹为观止”来形容杨澜的提问功夫,著名学者、复旦大学教授蒋昌健总结杨澜的沟通艺术时,一言以敝之:杨澜高妙的交流感源自于优质的家教。作为20世纪60年代少有的独生女,杨澜得到的不仅有教授父亲和工程师母亲的生活呵护,更可贵的是理性有加的独立教育。当年,大四学生杨澜自作主张报考了CCTV主持人的选拔,父亲告诉她一句话:我们没有任何背景,只有依靠你自己。在进入决赛的重要关头,杨澜被评委们评价为“不够漂亮”,面对女儿的不服气,杨妈妈说:澜澜,该是你的,就不会是别人的;是别人的,你抢来做什么?

 

父亲母亲的一席话,让杨澜于刹那间明白了自己名字“澜”的含义:父母以“澜”为自己命名,就是希望一个女孩子能有海一样的开阔的胸襟,温润又淡定,自强又自立。来自家庭的启蒙教育,无疑帮助杨澜逐渐建立了既丰富又纯粹,既激情又节制的思维方式,这使得她在与外界的沟通上不仅具备了圆满的心智,更具备了趋于圆融的潜能。

 

日趋开阔的心理格局引领着杨澜创造出了更为开阔的生命格局。从“没有初恋,只有第一名”的海淀区尖子生,到北京外国语学院的全优生,再到常青藤院校哥伦比亚大学的杰出校友,一个人的学习之路最能彰显一份权威而完整的成长图码。依靠着这份独立和淡定,杨澜闯过了残酷的选拔考试,成为了CCTV万众瞩目的综艺节目主持人;也是依靠着这份独立和淡定,她又放弃了这份光鲜的职业,远赴美国留学,回国后投入商界,创办出一个声名显赫的媒体集团。

 

既使面对商场上的曾经失败,杨澜的姿态亦是优美有加。作为曾经亲密的工作伙伴,《杨澜访谈录》的前任制片人郝亚兰曾经目睹了杨澜创业的艰难时刻,但她对此时杨澜的印象仍是举重若轻,优雅依旧,一手拿合同,一手持文案,杨澜和同事们谈笑风生,只是那一低头的转圜瞬间让郝亚兰微微心疼。2010年秋天的一个傍晚,我从北京赶到了上海,出租车司机先生听说我要去永嘉路387号,竟然非常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从他的眼神里我再次明白了这座豪宅的分量。而当我真正伫立于她面前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有了穿越历史的快感,从比利时商人到红色资本家荣家再到阳光集团的一众人马,他们曾经各自以主人的卓越才能为之添光,共同温暖着底座上红色清水砖的寂寞,柔美成红色木门的藤蔓花色。秋日阳光下的387号泛出优雅的亚金色,在我的眼里,那是《杨澜访谈录》梦之队的光芒,蕴含着领队人杨小姐永远不会消失的职业梦想

 

我相信,一个孩子与他的父母最初建立起的互相信赖和亲密的关系,将会决定他此后一生中情感世界的色彩。当《杨澜访谈录》十周岁的生日来临,杨澜也进入了一个女性的40后。每当我们俩专注地进行交流的时分,老公的电话和一双儿女的电话总能让杨澜迅速分神,也成为我们结束谈话的最佳理由。看着她的背影,不由人感叹道:这是一位多么甘愿付出爱,懂得用心经营支持系统,又幸福得多么自如的妻子和妈妈啊……

 

杨澜被誉为红酒般的品质女人,面对这样的赞美,她总以优雅的自嘲给予应对。而当杨澜被要求用一种植物形容自己时,她采用了“坚韧的杨树”。对于杨澜而言,做选择题显然不是场好玩的游戏。在她的世界里,高跟鞋和红酒属于一个系统,而泥土地和杨树又属于另外一个系统,这两个系统都有各自强大的一面,它们不是天生的敌人,也不是天然的伴侣,而是并行不悖地出现在杨澜的包容世界中,共同成就了她丰富的生命系统。

 

坚定、 圆融、 自嘲、 放松,诸多元素越来越被纳入到杨澜的系统中,交织碰撞、 升华,形成了所谓女性领导者的强大气场,无论对面的访谈嘉宾是男性和女性,无论他(她)来自于哪个国家的哪个区域,提问者杨澜总能自如地表现出独特的职业才华,她将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轻松地融入到了对他人的理解和对历史的理解之中,一问一世界,她知道了如何令人信服地从某一点走向不可预测的广阔。与此同时,她具备了优雅出发和体面收场的双重功力。

 

你看到过杨小姐生气吗?这个问题实在是好问题。

 

巴里·帕里斯是奥黛丽·赫本生前的最后一位传记作者,他在前言中写道:“对传记作者来说,奥黛丽·赫本是一个梦想,同时又是一个噩梦。没有哪个电影演员像她这般令人尊敬,自身充满灵感,又能够激发身边的人。她在银幕上的表现和她在银幕下的善举都无与伦比。她与人为善,每个人都爱戴她,从没有人说过她一句坏话。她做过的最恶劣的事情,也许是在1964年的奥斯卡颁奖晚会上,她忘记提及帕德里夏·尼尔。她没有留下骇人的秘密,媒体从来也没有机会曝光她的丑闻。在她和蔼、热情的外表下,是一颗更加和蔼、热情的心。” 

2011年的阳春,端详着《一问一世界》封面上的杨澜,我想起了巴里·帕里斯的这段话,忽然如遇白雪。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阳光之下,杨澜正在做和将要做的,是成为愈来愈好的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